读《民主的细节》——对于我们,民主意味着什么?

民主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话题。民主政治的历史可上溯至2500年前的雅典民主;而有关民主的著作也浩如烟海;以《经济学人》杂志2018年评出的民主指数来看,全球共有75个民主国家,而这些民主国家的发展历程与背景、民主程度、制度存在的问题也各不一样。如此种种,我们又了解多少呢?

当下,西方民主国家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的浪潮渐起。而反观“社会主义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行政决策效率极高。甚至让人感受到一种“中国模式”才是真正的未来。这里且不做论证,一是因为中国政治制度有可能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二是民主政治制度也一直在完善着,向着社会主义民主演进。那么,正在稳定发展的中国,就不需要民主吗?

不乏有人只把民主做为一种很抽象的概念,是一个概念自不必说,但如果只抽象为一个概念,而不去谈构筑这个概念的理论及这个概念所包含的价值与现实意义,如此来看待“民主”又能给出什么样的参考价值呢?

当我们把一个复杂的政治制度抽离为一种概念来看待时,也许会陷入一种误区——追求概念的绝对性与纯粹性,以二元论的思维评估概念是好是坏,而忽略其在不同环境、不同背景下的影响及其所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如若真的陷入了这种误区,便也不能看到它的现实意义与实际价值。

面对“绝对民主”或“纯粹民主”这样的误区,最先应该思考是:为什么需要绝对的民主?绝对的民主要解决什么样的制度缺陷?而更核心的问题点在于,绝对的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吗?

在这里,或许可以直接引用《民主的细节》序言中的一段话:“对美国历史的进一步观察表明,也许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在设计美国宪法时,主导思想本来就不是“民主最大化”,而仅仅是“制衡最大化”。”

从美国民主的诞生过程来看,民主所要解决的问题,大概是为了避免暴政的出现。因而需要对权利的制约。民主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构建合理的制度,而非追求绝对民主或纯粹民主,因为纯粹民主并不是最好的制度。美国制宪时,其国父们也对民主可能带来的“多数人暴政”有所疑虑,美国的民主并非纯粹的民主,其有着“精英治国”加“权利制衡”的精神,也有着“平民自治”和“权利底线”的精神。

那么,对于我们,民主意味着什么?

或许话题太大,但也并不是说,太大的话题我们就无从讨论。至少,民主所能解决的问题、所能带来的价值,做为一个普通公民,每个人都是能够体会和感受到。诸如:

言论自由的需要;

司法的独立。如果司法会受到行政干扰,在我们受到不公时,我们便没法期望司法一定可以公正的保护我们;

媒体真实全面的报道。基于政治需要而受控的舆论是无法让媒体和民众来制约权利的;

需要有更多的社会性团体。如果社会团体与结社自由受到干扰,就会导致弱势群体找不到可以为其发声和维权的组织;

权利的制衡及对权利合理的监督机制。如果权利不能受到制衡,很容易滋生暴政,同时权利为了更大的利益也可能干预立法与司法的独立性;

社会的公平公正。政府应该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与公平性,而要做到这点,需要执政者的权利由人民赋予;

公共政策的决策与监督。只有公共政策是受民意影响、公共政策要受到制约、公共政策是为大多数人利益考虑,才能保证公共政策的产出更可能是合理的、解决大多数人问题的。

除此以外,从《民主的细节》中,我们也能够了解到,民主所能带来的不仅仅于此,民主还能够为更合理的制度发展、更加文明的社会等提供一种可能。一个好的制度,应该是能够允许讨论、有改进和改革的可能、尊重民意、考虑人民的自由与社会的公平公正,这样的制度才有可能成为持续发展、自我修正、创造更文明的制度。

民主,不求一簇而就,哪怕是一点一点争取或被给予,也是进步。

从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来看,民主国家的社会不一定都是公平公正的。比如印度,贪腐可能比中国更甚;韩国贫富差距极大。但是,最富有、最接近社会主义形态的北欧四国,都是民主国家;而最贫穷、最封闭的那些国家,都是专制政权。

民主的坏处,最显而易见的大概是行政决策效率的低下。但是,做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公民,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以丘吉尔的名言结束:民主是最差的一种政治制度,除了所有那些其他被实验过的政治制度之外。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