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汉娜·阿伦特》

推荐观看,我给7.5分。

影片围绕艾希曼的审判而展开,展现了阿伦特对艾希曼审判的哲学思考轨迹与“恶之平庸”(the banality of evil)的思想源头。影片中的阿伦特在当时已经出版了《极权主义的起源》,并在思想界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这表示她作为海德格尔最得意的门生已然成为了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政治哲学家。影片的前半部分着重还原了艾希曼审判的原始影像,艾希曼的自白淋漓尽致的表现了什么是“恶之平庸”。阿伦特脱离民族主义和个人历史经历来看待艾希曼审判,她承认了艾希曼的罪恶缺乏个人意识,当所有人都认为纳粹杀人犯应该是恶魔一般残暴时,却有人指出他如此“平庸”,这或许就是导至她在《纽约客》发表的报告遭受了巨大的争议和批评的原因,甚至于最终失去朋友(挚友与其绝交)。

当然,影片对于阿伦特报告中的很多细节交代的不够清楚,有一些细节应该也很受争议,比如:对以色列高层的批判;对犹太委员会之责任的质疑,并讽刺挑战犹太社团领袖层。(犹太委员会是按德国人意愿在二战期间犹太社团内部成立的犹太人委员会,其执行纳粹当局命令。有人指责犹太委员人是纳粹阴谋的帮凶。)因此“恶之平庸”也自然可以用在犹太委员会身上——他们是否知道要被送往集中营的人的遭遇;他们是否可以逃避而不承担和执行纳粹的命令,如果不执行而逃避到它国,没有犹太委员会的存在,犹太人是否会因此而产生反抗因而避免如此之多的人被屠杀?

影片最后一部分,是阿伦特面对质疑的一场公开说明,这段算得上十分精彩。整部影片的主旨,大概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在1964年的德文版序言所传达的信息十分相符(为了更好理解这部影片,刚刚看完两篇序言)。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本书,可能是阿伦特一生最受争议的一部著作。未阅读过,目前也无阅读此书的计划。因此只能根据读过的书评与序言泛泛而谈“恶之平庸”。这本书,是一份报告,重点讨论的是艾希曼的审判,基于这场审判而讨论审判程序、法律之公正、伸张正义应如何进行等问题。但是,这本书却创造了“平庸之恶”这样的概念,以至于大多数人更喜欢去讨论这一思想概念,而不是审判过程本身。对于“恶之平庸”,其可怕之处在于人的无意识犯罪,或者说是主动放弃思考与良知。当一个人,听信于残暴的政府或组织,而放弃思考、放弃良知,把恶行当做一种可被执行的工作或程序时,就会让自己相信自己所做的只是执行的、被动的、无能为力的事,自己没有在做恶。

最邪恶的可能就是:所有做恶的人都认为自己没有在做恶。

自由,要自由啊!自由意味着有自我选择的权利与意识;自由意味着遵从于道德与内心;自由意味着人性与自我。

还有,永远不要放弃对道德的思考!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